灵宝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谢晋绝作京剧原野艺术节上演

发布时间:2019-11-09 19:55:46 编辑:笔名

谢晋“绝作”京剧《原野》艺术节上演

李宝春携台北新剧团下月来沪

下个月,由已故着名导演谢晋执导、李宝春麾下的台北新剧团表演的京剧《原野》将作为参演剧目登陆上海国际艺术节。这是曹禺的《原野》首次被搬上京剧舞台,也是谢晋最后的“绝作”。

李宝春认为《原野》可以展现京剧的形式和写意之美

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常客”,台北新剧团的“当家人”李宝春昨天再度来到上海,为他11月来沪上演的京剧《原野》做宣传。身为京剧大师李少春之子,出身世家的李宝春每一次都会带给上海观众不同的惊喜。继之前的“新京剧”《巴山秀才》和两年前的“新老戏”《乌盆记》之后,他的台北新剧团再一次尝试把曹禺作品中最难演的《原野》搬上京剧舞台,这也是京剧第一次演出《原野》。值得一提的是,该剧的总导演是已故的谢晋,这不仅是这位电影导演生平唯一一部京剧作品,也是他生前最后的“绝作”。

把《原野》排成京剧

作为台湾唯一一个民间的传统戏曲剧团,台北新剧团的剧目创作始终在寻找艺术和市场之间的平衡。无论是改编传统戏的“新老戏”,还是新编的“新京剧”,李宝春一直在寻求京剧和现代观众之间的联系,“我希望新创作的东西能够有现代意义,既让老观众不失望,也让新观众有兴趣。”而因为多年来的这种尝试,如今的台北新剧团,年轻观众已经占据多数。

对于这次选择《原野》,李宝春坦言是有冒险的尝试。因为曹禺自己都曾说:“对于一个普通的剧团而言,演《雷雨》会成功,演《日出》会轰动,演《原野》会失败。”而仇虎的形象,对于多以儒雅的文武老生形象示人的李宝春而言,更是很大挑战。

但李宝春却认为,《原野》对戏曲的表现来说有很大可能,因为可以展现京剧的形式和写意之美,“比如树林里的戏,树都是人扮的,京剧的靠旗就是树枝。扎起靠旗就是树,拿起火把就是人。剧中很多强烈的冲突,我们可以用唱念翻打配合灯光等各种戏曲手段表现。”

除了在艺术上有用武之地,《原野》也是李宝春和他的艺术伙伴们对曹禺逝世十周年的一次纪念。京剧《原野》的制作人辜怀群说,在台北几乎没人知道曹禺。排戏需要200多本《原野》剧本,在台北愣是找不到。为此,此次的《原野》也是一次文化推广。曹禺研究专家田本相被邀为内容把关。作曲家朱绍玉担任音乐创作。而剧本仍然由李宝春自己编写并排演。

谢晋生平最后一次创作

谈及参与了该剧导演的谢晋,李宝春不由感慨:“这次来上海也是对谢导的怀念,本来说好下一部戏《天龙八部》也要一起合作的,没想到他现在已经去了,所以很遗憾。”

谢晋和李宝春相识多年,当年和李宝春的父亲李少春更是好友。李宝春说,虽然谢晋参与这个戏的指导时间只有10天,但我却从他身上看到了前辈艺术家的认真和执着。“我们每次请谢导看戏,纸和笔都要准备好搁在一起。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请谢导提提对戏的意见,谢导说,吃饭时候怎么能说戏,吃完了好好说。”

李宝春说,作为电影导演,谢晋给这个戏从视觉上提了很多意见,也丰富了道具运用的层次。并且一直强调演员要重视人物的内心表现,从里往外演。“他不会让你改传统的程式和表演,但会让你丰富让你加强。”

事实上,作为生平最后一部作品,谢晋生前也曾表达过对执导京剧《原野》时间太短是他的一大遗憾,如果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会更完整。他曾说:“曹禺先生是我在中戏的老师,他的话剧《日出》《雷雨》都不断在演,可是敢演《原野》的不多。就连先生自己都跟我说,这个戏经常演出失败,因为人物众多、人性丰富。我拍摄过很多的电影和话剧,但都没有京剧《原野》艺术性强。”

中超
原平亲子育儿网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