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宝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曝河南永城公路依旧乱收费车主两难被迫卖车

发布时间:2019-11-30 07:25:28 编辑:笔名

曝河南永城公路依旧乱收费 车主两难被迫卖车

(央视财经) 2013年11月30日,《经济半小时》播出了河南永城一位女货车车主,因涉嫌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接连处罚后当场喝下剧毒农药的报道。报道中反映的问题引起国家交通运输部的高度重视。十天之后,国家交通运输部在全国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交通运输行业公路执法专项整改工作。那么在执法专项整改之后,永城道路交通执法有些什么样的改变呢?首先到永城进行了回访。

再次探访公路收费“三乱”

2013年11月14日,河南永城市沱滨路附近一辆拉石料的大货车,因涉嫌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查车罚款。女车主强调,已经交过了罚款年票,月票,但运政、路政人员仍然坚持罚款,在再三求情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女车主当着执法人员的面喝下剧毒农药,随后经当地医院紧急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经济半小时节目播出后,引发社会各界对公路三乱的广泛关注,永城也进行了整改。4月18日,再一次来到永城,在女车主家人的陪同下,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了女车主,女车主告诉,从出事到现在,她和家人一直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生活也受到一定影响,她不想面对镜头,只同意背对镜头接受采访。

喝农药自杀的女车主

:上次发生事情以后,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车主刘温丽:现在身体恢复的,胃还是不好,不敢吃硬的东西,吃到胃里面,晚上,还是东西,一吃一点就难受。现在还是瘦得很,不能吃多的东西,吃多,胃里面就难受,发胀。

:医生说大致多长时间会恢复呢?

刘温丽:医生说一年半左右会恢复好。

从交谈中得知,刘温丽的身体还很虚弱,手臂上输液打点滴时,留下的针眼痕迹还比较明显,吃饭也不能吃硬的、凉的东西,除了按医生吩咐休养康复外,她基本上不出门,也没法再随车跑运输。

刘温丽:现在也没人跟车了,俺这个车,就是现在,贷款还不起,卖了一个了,卖了一个,剩了一个,十万块钱,现在还就一个车。

刘温丽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自从上次事件发生后,她家的货车跑运输就更难了:一方面,当地运政、路政、交警等执法部门盯得更紧了,一旦超载被发现,罚得更多;另一方面,如果不超载拉货,除了油钱、过路费、司机工钱等成本费用,就赚不了钱,而且每个月还要偿还银行的购车贷款;这种两难的处境,加上资金的压力,让刘温丽被迫卖掉了一辆货车,现在她只有一辆货车在勉强跑。

刘温丽:那你要是不超的话,就不赚钱,然后要是超的话,他就逮着了,还得罚,还得罚得多。

那么,经过去年的事件及交通运输部专项整改,永城当地执法环境如何,运输车辆生存状况有改变么,决定到交通要道实地了解情况。

在永城一些主要路段看到,跑运输的货车比较密集,大多是6、7辆车、十来辆车,一批一批地集中通过,有的路段,货车一通过,就卷起大量的灰尘,甚至完全遮住了后面车上司机的视线。

改装后超载的货车在路上行驶

司机:这个车已经装车这样了,就已经超载了。

:从那看得出来?

司机:已经重装了,上面装加了高装,现在这车应该超载100%以上。

:正常装多少?

司机:这个车,正常载重量是30吨。

:现在呢?

司机:现在得在五六十吨。

知情人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仅从外表可以判断,有的货车涉嫌超高超重,但是经过这些停在公路边流动“治超”执法车和执法人员身边时,没人过问,也没人要求停车检查,涉嫌超载的货车畅通无阻;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的货车可以随意超载超限?熟悉当地情况的货车司机王金伍说出了其中的秘密。

货车司机王金伍:这个(喝)农药(自杀)事件之后,表现得这个更隐蔽。一些包月(罚款),这个表面上已经看不到了。隐蔽了,就是说一些车主,私下里与这个执法人,那个区间、时间投机跑。

: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事先就沟通好了。

货车司机王金伍::这个,他们私下,这个是比较隐蔽,具体他们有车主,怎么协议,这么说。

王金伍说,自从去年当地发生喝农药事件之后,这里对涉嫌超载货车的罚款比原来更隐蔽了,一般分两种:一种是车主事先和有关执法人员私下沟通协调好,达成某种协议,约定好行驶路段、通行时间,然后货车超载上路畅通无阻;另一种是,很少当面罚款,一般都是先把车扣下,然后把人叫到治超站的处罚室再说罚款的事,而且现在罚款比以前罚得还要多、还要厉害。王金伍告诉,这两种罚款手段,都比较隐蔽,外人很难见到。红色划线部分改为:一位车主向提供了这样的视频,4月29日晚上,他的一辆货车因涉嫌超限超载,被永城路政等部门扣车罚款,在他找到永城公路局协调处罚一事时,公路局一位副局长关着门指点他,跑车要这样跑。

河南省永城市公路管理局副局长余福连:交完不割你大梁,要不大梁给你割掉,你的车破成这样你走不起来,前两个月你已经违章四千元,两万六千元。知道吧?除了永城市委书记,市委书记秘书才放行,你要想闹你就闹去,你绝对不能闹,你想拿多少钱你看着办,你得拿两万四,或者两万五,两万四都说不好。拘留你的司机,还要扣你12分,这个地方你就不要再来了,来一次查一次,就专找人查你。[1][2][3]下一页按最高限额处罚的罚单

永城的道路交通执法状况到底如何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决定继续等待,就在这时,有车主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反映,她的货车在紧邻永城的安徽萧县,因为涉嫌超载,一次就被三家执法单位同时罚款5万多元,根据行政处罚法,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那么,这位车主遭遇的又是怎样的执法呢?

联合治超野蛮执法,罚款五万没商量

货车司机周洪雷:(4月10日)下午四、五点钟,当时车(门)没有关,是放开着的,当时修车。突然来了两个车子,一个路政车,一个交警(车)。当时就下来的时候,我当时在(货)车上,坐着休息呢,就拉下来,衣服都拉破了,拽下来之后,就是硬塞到(小)车里,就把(货)车带走了。什么都没有讲,讲什么的,干什么的,都没有。

周红雷,永城货运司机,平时跑的活是从永城到隔壁的安徽肖县运沙石,周红雷说,4月10日下午4点多,他拉着沙石进入安徽肖县刚走了两、三公里,感觉车有点小毛病,于是就把车停在路边这家加油站附近,大约十几分钟后,一辆标有中国公路和一辆标有交警字样的小车,突然开了过来,车上下来几个人将他直接从货车驾驶室拽了下来,随即就把人和货车带走,将货车过磅秤重。

:装了多少吨?

货车司机周洪雷:130多吨。

:算超载了?

货车司机周洪雷:对,超载了。

:按道理,你应该是装多少?

货车司机周洪雷:按道理装五、六十吨。

周洪雷说,他开的这辆货车,正常载重量55吨,但实际上装了130多吨,超出正常载重量一倍多。明知超载要被处罚,那为何还要超载呢?周洪雷给算了笔账:不超载每趟车40吨,运费每吨25元,收入大约1000元,但支出包括油钱800元左右,司机的人工费120元,过路费120多元,有时还有小额罚款元,即使不算小额罚款和银行贷款利息,一趟车下来总支出也要大约1040元,也就是说,按正常的吨位跑一趟运输不仅没有钱赚,反而亏本,所以,多年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超载跑。周洪雷告诉,他在这跑了5、6年了,平时也装这么多货在路上跑,罚款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

:也是载130多吨?

货车司机周洪雷:以前差不多。

:你说罚的话,要罚多少。?

货车司机周洪雷:一般罚的就是5000块钱,最多1万块钱,原来是5000块钱。

但是,让周洪雷和车主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不仅被强行带走,而且罚款结果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

货车司机周洪雷:后来就是等了两天,我们去,他们就是问了之后,也没有讲什么,只讲公路局罚三万,交通局就(罚)两万,给了两个银行帐号,就说把这个钱,交到这个账号里面,回去再做什么单子之类的。

周洪雷说,安徽萧县的运政、路政、交警三家执法单位,加起来共罚款5.1万元,给他们出具的只有一份联合治超车辆处理信息表、一张收据和一份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时间都是2014年4月16日,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注意到,联合治超车辆处理信息表中交通局一栏没填写,是空白。那这些罚款依据是什么?为什么罚款这么多?

司机周洪雷:问了,他们没讲,当然问罚三万,为什么罚了三万块钱?他就讲,你这个就是说,就罚三万块钱。

:交通局、交警呢?

货车司机周洪雷:交警都是这样讲的,他们一个两万(元),一个三万(元),一个就是罚一千元钱。

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并且既然是三家单位联合“治超“,为何要重复处罚呢?4月18日,周洪雷的车主李群英来到安徽萧县的路政部门。

李群英:你说,你把人拽下来了。

安徽省宿州市公路管路局萧县分局工会主席潘瑞海:我跟你说,我也带过车,没有一个配合的,我实话实说,他拽下后,他有录像。没有配合的,你要配合,下来吧,没有这样配合的。你要说他违法,你可以告他去……

李群英:你公路执法,你不出示证件,你不管?

安徽省宿州市公路管路局萧县分局负责人:公路执法,穿制服,那就(行)。交警查车,你见谁给你当时掏个证件,那有这样的,全国各地也没有这样的。

车主李群英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司机等车上人员被粗暴地拉下来带走就不说了,最让她不明白的是,明明说的是联合治超,为什么三家要各自罚款,这算不算重复罚款,罚5.1万元的依据究竟是什么?

安徽省宿州市公路管路局萧县分局工会主席潘瑞海:

李群英:联合治超,好几个单位,同时罚。

潘瑞海:各单位处理各单位。

安徽省宿州市公路管路局萧县分局负责人:都是重复罚款,内容(一样),这个罚超限?

潘瑞海:没这个事情,你可以到交通部门去说,我凡是超,这个联合治超,按道理是公路部门处理,应当以超限为主。你这个朝超限我跟你讲,别的不要,我们首先罚你三万元钱,是合法的,至于那里不合法,交通局,你可以找交通局。

公路管理局认为他们是主要的治超部门,罚款3万这样的顶格处理是罚超限问题,其他问题让车主去找萧县交通部门。

安徽省萧县交通运输局运管所副主任张艺:它这个罚款是三家单位罚款。

李群英:三家单位那不是重复罚款吗?

张艺:那不是这样,罚的项目不一样,你比如,公路按(超限)200%的罚,按(超限)200%的罚,这个交警主要以违章、以超载(罚款),各人处理各人的。

李群英:超限跟超载不一样吗?

张艺:超载跟超限,严格意义上说不一样,超载是货物和车辆之间的对应关系。你比如说,车辆核定拉5吨,你拉7吨,就属于超载。但超限呢,你是几轴车?

李群英:6轴车。

张艺:核定吨位。假如说是40吨,或者50吨,你超过这个(属超限)。超限是车辆对地面的对应关系,这是专业术语。

车主李群英说,她跑运输已经有5、6年了,每次罚款都是超载超限一起罚,她就弄不明白这次罚款,怎么超载、超限分开罚,而且还按高位罚,这样的罚款一次就罚掉近一个月的收入,几乎没有车主能够承受。接下来,李群英又找到萧县交警部门问有关罚款原因。

安徽省萧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民警张亚州:必须到上面,他也给你解释不了。具体,我看你到(县)政府去,(县)政府我估计跟你解释啥,政府有法律法规,找分管县长。

无奈之下,李群英等人来到萧县县政府,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分管“治超”业务的副县长正在开会,请稍等。40多分钟后,会开完了,李群英终于等来了这位副县长。

安徽省萧县副县长李芳茹:我分管的,具体有什么事可以到“治超办”。

安徽省萧县政府秘书孙华:它们按照没有按照规定,是它们公路局的事,是交通局的事,或者交警队的事。他没亮执法证,他也没说罚你多少钱。

副县长:我从来没过问他们对任何一辆车的处理。

孙华:你觉得你困难,你可以找治超办帮忙协调,但是,如果罚款的多与少,你觉得太(多)了,各个局是各个局的事,治超办也没权。

就这样,该找的部门找了,能找的单位也找了,但是,对于车主的问询各单位互相推诿,几乎是投诉无门,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没有人说得清为什么是5万多元?也没人明确告知执法的依据在什么?然而,在熟悉货车运输业务、也是维权人士王金伍看来,这5.1万元的罚款,在执法程序、出具的执法单据等方面都存在问题。

货车司机王金伍:交警做出这个罚款,也就是说2004年国家这个八部委规定说,明确只有一个部门对这个处罚,其他交通部门罚了,交警都不能再罚,交警罚了,交通都不能再处罚,所以说你这个属于重复罚款。现在一个运管,一个路政两个部门,就是顶格罚款,按照交通处罚这两个规定,他们都是超越这个规定了,是顶格罚款;并且这个罚款,按照行政处罚法,较大的,要集体研究,并且告知当事人这个信息的权利,这个处罚不按法定程序,不调查取证,也不下达交通违法通知书,不下达交通违法处罚决定书,只要当事人缴款。

至于萧县交通、公路、交警三家单位共同出具的联合治超车辆处理信息表,王金伍直言这份书面单据没有法律效力。前一页[1][2][3]下一页并不具备法律效益的收据

货车司机王金伍:它这个绝对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他们联合(治超)只朝着(罚),法律上没有这些规定,这个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尽管如此,车主李群英为了尽快拿回货车,还是上缴了5万元,但让她再次失望的是,她的货车仍然被扣押,没有放行。萧县有关执法单位的说法是,被扣货车的车辆高度超高了,必须将车身挡板切割一部分,降低高度后才能放行。但是,车主李群英说,她这辆货车行驶证、运营证上都明确写的,高3.62米,而且她们现场实地测量,货车高度还不到3.6米,这么就说超高了呢?如果切割,以后会不会又说与行驶证、运营证不符,到时候再罚款呢?

对并未超高的车辆进行处罚

货车司机王金伍:这个3米62,应该是说以前,就是国家发改委提出的,车辆生产的高度,这是合法的,这法定的数据。如果说你把国家的,标准高度,你降低了,也是,又是一种违法行为。

跑了一圈,各部门的说法让李群英越听越糊涂,李群英也就只有稀里糊涂交了这5万元的罚款,到现在车辆还被扣在安徽萧县。就在李群英在萧县奔波期间,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在永城的采访又有了突破。

在河南永城和安徽萧县,虽然经过了媒体持续暴光和交通运输部公路执法专项整改,但违规违纪依然存在,货运司机和车主们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性改善,类似永城出现的公路三乱,真的无解么?

永城收费、罚款怪现象

就在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来回奔波在安徽萧县和河南永城期间,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发现有关收费站收费的一些怪现象,同样是二级公路的311国道,安徽萧县这边,按2009年国务院办公厅有关逐步有序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的通知规定,在2009年2月28日,就取消了收费站,不再收费,而河南永城这边至今还有收费站——而且,这个收费站不是对每一辆车都收费,有的收费,有的不收费,这收与不收之间,主要的区别是看是车是那个单位的。

司机:政府的。

收费员:那个政府?

司机:侯岭(镇)。

收费员:可以。

司机:这(怎么)就管过呢?

收费员:俺侯岭(镇)的就管。

司机:这样啊?

收费员:就是这样。

经常跑这条路的司机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一般用当地方言说,河南省委省政府、永城市委市政府,或者当地一些乡镇政府的,都不收费直接放行,甚至有的司机通过的次数多了,只要用当地话说声“抬杆”两个字就过去了。但是其它车要通过都得收费。

司机:你前面的车,为啥不收(费)?

收费员:那是市政府的。

司机:市政府的管(过),是吗?

收费员:那市政府四大班子不收费。

司机:为啥不收它的费?

收费员:省级领导安排的,各级领导。

司机:那个领导?

收费员:局长。

司机:那个局长?

收费员:崔局长。

司机:崔局长,那个崔局长?

收费员:公路局局长安排的。

收费站早已不具备收费资格

河南永城不仅311国道仍然在收费,甚至收费站附近的村民也在设卡收费。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注意到,离这个收费站大约100多米,紧挨着311国道的地方,有一条从旁边村子穿过的小路,一些想绕过收费站的车,可以从这里过去。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乘坐的车一拐进去二十多米,就被5、6个村民拦了下来。

村民:(收费)大车10(元),小车也是10(元)

而另外一个女村民对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乘坐的这辆车,直接开口收费。

村民:掏吧,两(元)钱。

:谁允许你们收(费)?

村民:掏吧,两(元)钱。

:谁允许你们收(费)?

村民:给你说得很明白,垫(土)修路

:公路局要你们收(费)?运政要你们收(费)?还是那个单位?那个单位要你们收(费)?

村民:两(元)钱又不多,你还……

讨价还价几分钟后,村民在拿到两元钱后,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乘坐的车才被放行,但是,才刚走300多米远,前面的路又被另外几个村民拦了下来,目地仍然是要钱。

村民:这过不去。

:啊?这过不去?

村民:过不去。跟你说,你到里头你都出不来,收钱。

:收钱是吗?

村民: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这属于那?

村民:村。

:收钱?

村民:两块钱。

村民说,虽然这段路只相距300多米,但这个地方属于另一个村,所以要通过,还得交2元钱,无奈之下,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又掏了2元钱,车才被放行。

就在即将离开永城的时候,当地一位车主向提供了一份完整的录音,录音显示,这位车主有两辆货车,长期在道路执法人员的照顾一直通行无阻,这次却被联合治超队堵住,车主立刻向道路执法人员兴师问罪,对方马上表示,这是个误会。

河南省永城市公路联合治超执法人员:我今天不上班。给你联系上治超办公室了。永城联合治超室。

司机:你就该出面出面,该调解的调解。

河南省永城市公路联合治超执法人员:你告吧,把你告撤职了,还有别人又上来了,还是照常上班。

【半小时观察】

从我们的采访来看,在河南永城,道路交通执法上公然的违法行为有所减少,但选择性执法,私下勾结,放纵超载超限的现象依然存在,执法环境整顿依然任重道远。对于公路三乱,我们已报道了多次,针对超载超限的乱罚款为什么屡禁不止,甚至陷入了超载、罚款,再超载的怪圈。超载超限危害巨大,严厉打击责无旁贷,不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成为超载运输的借口,但现实中,罚款可以选择性执法,可以讨价还价,可以包月,似乎变成了猫鼠游戏,甚至有媒体评论,这已成为事实上的养鱼执法。如何让执法者重拾尊严,让违法者对法律心存敬畏,还是要对执法机关经费保障、执法监督机制上下功夫,通过公开公正执法倒逼货运车辆摆脱依靠超载恶性竞争的窘境,提升货运行业规模化、品牌化,从这个角度讲,需要参与治理整治的不仅仅是公路,不仅仅是执法部门。

原标题:曝河南永城公路依旧乱收费车主两难被迫卖车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菜谱
铸造及热处理
商业专用设备